中国舞台美术学会
2018’演艺服饰设计展

前言


 



四月底的福州天清气朗,风和日丽,我们在这个美好日子里,共同举办“中国舞台美术学会2018’演艺服饰设计展”,我们首先要感谢福建舞台美术学会吴新斌会长和各位同仁,他们热情协助中国舞美学会把这次展览成功落地;我们还要感谢“世纪之交1990-2015世界戏剧服装设计展”的策展人伊戈尔(Igor Roussanoff)先生、莫斯科巴克鲁申戏剧博物馆(A.A. Bakhrushin)馆长若迪奥诺夫(Dmitry Rodionov)先生,他们无私地提供了八百件馆藏作品,使中国设计师的优秀作品有机会与国际大师同台展出。


这次活动的主要内容有“世纪之交1990-2015世界服装设计展”、“第五届先锋戏剧青年设计师提名展”、“高等院校戏剧服装设计教育成果展”、“中国当代优秀戏剧服装设计师邀请展”,以及“国际演艺服饰创意设计论坛”、“中外设计大师讲座”、“青年设计师对谈”、“ 高等院校戏剧服装设计教育论坛”、“人物造型设计工作坊”,以及“服装戏具制作企业圆桌会议”等等。来自国内外的一批优秀设计师,和国内几所知名专业院校的在校大学生,将汇聚一堂,共同交流,展望未来。


我们为此做了两年多的准备工作。早在2015年,作为“布拉格演出设计与空间四年展”(The Prague Quadrennial of Performance Design and Space,简称“布拉格PQ展”)的平行展——“世纪之交1990-2015 世界服装设计展”在莫斯科巴克鲁申戏剧博物馆(A.A. Bakhrushin)同步举行,我和学会的同事一起参观了这个展览,当时对我触动很大。一方面,国际上那些重要的一线设计师几乎都参加了这个展览,有四十多个国家五千多件作品,集中回顾了跨世纪二十多年当中,全世界戏剧舞台服装设计的成果。但是我们国家只有中国戏曲学院的秦文宝和国家话剧院的赵艳两位设计师参加。中国是戏剧大国,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新剧目上演,但在国际上能够产生影响力的作品却寥寥无几。尤其是在戏剧服装设计方面,与我们“在国际上有广泛的影响力”的工作目标相差甚远。另一方面感受比较深的,就是我们在设计观念上的滞后。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衡量,中国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的辉煌历史。但是面对当代的、国际化的艺术语境,我认为我们的思想观念和表达方式都还远未达到多样与丰富,我们的设计师的创作思想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中后期的水平,当然,也包括技术和材料层面的问题。


在艺术创作范畴内,我想我们既不要妄尊自大,也不必妄自菲薄,我们要做的就是应该搭建一个交流平台,让我们的设计师站在世界高度上反观自己,同时,积极参与到国际对话当中——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在国际交流的环节上缺席。所以随后我们拜访了策展人伊戈尔(Igor Roussanoff)先生和博物馆馆长若迪奥诺夫(Dmitry Rodionov)先生,提出是否有可能把这个展览搬到中国展出,并且把我们当今最有代表性的设计作品也植入到这个展览当中。令人欣喜的是,这个倡议得到了策展人和莫斯科巴克鲁申戏剧博物馆各位负责人的一致认同。


卓越的艺术作品都是艺术家心灵的物化,我们搭建这个公益性的交流平台,其意义就在于为艺术家之间、艺术家与观众之间进行心灵上的沟通。有了这样一个远大的目标,我们在筹备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两年来,我们与服装化装专业委员会的各位同仁一起努力,克服了资金、场地等一系列困难,最终在福建省舞台美术学会的协助下,使这次学术交流活动顺利举行。这是中国舞台美术学会第九届领导班子改选上任以后,举办的第一个国际性大型学术活动。我们将以开放的心态,紧密贴合国家发展战略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理念,以舞美设计创作带动文化旅游产业作为本届领导班子的重点工作,把“放眼世界,面向未来”当成专业引领的核心命题,今后几年我们会按照这个思路开展工作。


继“世纪之交1990-2015世界服装设计展”四年之后,明年将在莫斯科巴克鲁申戏剧博物馆举办“2019世界舞台服装展”,展览主题为“21世纪服装的变革:下一代”。近年来,随着我国文化事业的大繁荣大发展,戏剧影视、时尚创意领域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年轻设计师,在设计创作中“用国际语言讲述中国故事”。作为舞台艺术综合要素之一的人物造型设计,涵盖了服装、化妆、以及传统意义上的戏具与装饰,在理论研究、艺术创作、工艺材料、制作技术,以及专业教育和对外交流等各个方面都取得了丰硕成果。除此之外,在“大舞美”观念的统领下,我们还要认识到演艺服饰设计与当代艺术和时尚设计也是紧密相联的,其基本艺术元素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之美休戚相关。人们的美好装扮,使这个世界更加绚丽多彩。未来的希望寄托在青年人身上,我希望通过这次学术交流活动,能有效推动我们的专业发展——哪怕是微乎其微的一点点。


最后还要着重感谢一下云南的黄庆明、赵纯福,以及云南省舞台美术学会的同事们。这个活动之前我们一直想在玉溪举办,云南的各位同仁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最后只能暂时搁置。但是云南朋友的热情和美好的风土人情深深地打动了我们,将来我们还要努力创造条件,争取以后各位同行能在云南再次相聚。

曹林
2018年4月28日